善良是一座可以走進你我彼此心房的橋

17
05月

  這些年,妻子一直堅持助學,可是我發現,她喜歡“收禮”。總是很欣然地接受那些被幫助的孩子隔三岔五送來的一些小東西,有時候是一副手工編織的線手套,有時候是一些新鮮的蔬菜瓜果。對于我的不解,妻子解釋說,她這樣做完全是從那些孩子和他們的家長角度去考慮的,因為只有接受了那些禮物,那些被幫助的孩子和家人才會不覺得有那么多的虧欠。妻子說自己就是被人一路幫助上了高中讀了大學才有今天的,畢業后多次去尋找那位愛心人士,想表達一下謝意,可是直到今天,也不知道那個幫助自己的人是什么樣子,這讓妻在心里一直有種背債的感覺,甚至覺得自己一直比別人低矮。妻說:“拒絕回報也是一種傷害,給人一個說聲謝謝的機會也是善良。”

  妻子好客,幾乎每到周末都會請朋友們來吃飯。朋友們每次來也都不空手,有帶啤酒的,有拿水果的,還有帶著自己醬好的熟食的。條件好的,妻子倒不放在心上,有條件不好的,妻子就有些過意不去,再三囑咐不許帶東西過來。

  又到了周末,妻子一如既往地張羅著飯局。一邊忙活著擇菜,一邊給朋友們打電話。在給老王打電話的時候,妻子竟然向人家索要起東西來:“聽說你們礦上的面包好吃,你來的時候給我捎兩個,我嘗嘗。”我聽到電話那頭歡快地應著。

  我不禁埋怨起妻子來,“你讓人家來吃飯,怎么還主動管人要東西啊?”

  妻子說:“老王是好面子的人,每次來都不空手,他條件不好,家里老人還生了病。我就是怕他買東西來,才讓他給我帶兩個面包的。最起碼,礦上的面包不用他自己花錢。”

  我這才理解了妻子的良苦用心。她是在人心與人心之間,找一個平衡的點。

  大街上,一個穿著貂皮大衣的女人和一個穿著破羊皮襖的男人擦肩而過,男人看了一眼這個高貴的女人,迅速低下頭去,匆匆而過。女人呢,也看了一眼這個卑微的男人,然后把頭抬得更高了。

  他們都感覺到了不平等,差距萬千。一顆心在溝壑里,一顆心在云層上。

  一個老人在他們擦身而過的當口,重重地摔倒在地,他和她幾乎同時回過頭來,并毫不猶豫地奔過來。老人昏迷不醒,男人進行著一些簡單的急救措施,而女人則是快速撥通了120急救電話。救護車很快到了,老人被送往醫院。

  他看她,沒有再低下頭。她看他,沒有再高昂頭。彼此微笑著,兩顆心不再高低不平,那一刻,兩顆心是平等的。

  有時我在想,是什么造成了人心與人心之間的不平等,有了左右尊卑,有了魚龍良莠,表面上看,是社會地位,是金錢名望。富貴往往可以把一顆心抬得很高,高不可攀。同樣,貧窮往往也可以把一顆心拽得很低,低到塵埃。

  可是當一顆心有了善意,就一切都不同了。富貴的人,心上若生了善良,那顆心就想去親近泥土,自然就會往低處來。貧窮的人,心上若有了愛,那顆心就會向著陽光生長,自然就奔著高處去。就在這途中,人心和人心相遇了,在一個平等的地方,握手寒暄,仿佛他鄉遇了故知。

  所以,只要懷揣著善良,不管那份善良是大是小,它都是人心和人心之間的等號,一座可以走進彼此的橋。

關于本文
隨機推薦
各種回音
奥客网